首页 >
华纳国际   不过,人们体验过了戴口罩的好处,会很难再摘下来,这时候如果有人不戴口罩,就成了怪咖。法国作家尤奈斯库的荒诞喜剧《犀牛》里,出身社会底层的主人公贝兰吉不愿意从众,拒绝像小镇上的人一样蜕变为犀牛,于是他这个唯一不变身的人,在其他荒诞主义者眼里,反而成了异种。尼尔·波兹曼说:“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,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。”当一切过度娱乐化,无法从中自拔的人就成为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。 寒石书画艺术于公望美术馆展出。富阳宣传部供图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